• 祝词 - [歌乐行之]2008-09-27

    祝词

    是这样微冷的秋天
    月下弦
    四十五年的光阴
    汇聚在你越发温柔的
    针头线脚
    多么熟悉的缝补动作

    这个夜晚我正安静
    母亲正年轻
    我藏在被子里取暖
    但内心富足到无与伦比
    天凉可加衣

    是二十三个梦的流逝
    当母亲的话语由强硬
    变成委婉
    一种本源的力量冲击着
    游子已远,而
    母亲的眼神迷蒙
    只知望远

  • 挽歌 - [歌乐行之]2008-09-26

    挽歌

    这么多日子
    如水滴划过发梢
    竖琴声音和杯中酒
    渐渐空白
    一盘发黄拷贝
    中有多少悲欢

    一念
    无法避免的瞳孔
    在离别后渐渐散开
    今夜
    白发和歇斯底里
    在雪白的布面作画

    皲裂的咽喉
    和着手指弹奏挽歌
    胎发逐渐在脱落而
    你正微笑
    满布星辰的天空
    仿佛是你的最后结局

    再紧握一次
    父亲的手
    悲莫悲兮
    轻别离
    这夜的血脉流淌
    二十五年前的初生

  • 渡口 - [歌乐行之]2008-09-25

    渡口

    这两年
    走过了多少渡口
    一根绳索串起两岸
    季节是简单的礼物
    夏日和深秋
    永隔一江水

    多少次无法避免的
    在靠岸时目光聚焦
    被江水洗净的青石上
    一双白嫩的脚丫
    坦然接受鱼吻和
    母亲的嗔怪

    石质的台阶一级级
    没入你温柔的夕阳
    棒槌声声
    在月明星稀夜
    敲打着你的紧张
    和无法言喻的
    少年情事

     

  • 落信江 - [歌乐行之]2008-09-24

    落信江

    多年以前我曾和你说过
    这条河流下游的故事
    一场童年的乡愁
    由东自西
    夏日杨柳依依
    你的眼神剔透如蝉翼

    我喜欢那样的阳光和
    那样的你
    树干依稀在水上
    云影依稀在你身上
    傍晚是红霞的赞颂
    彼岸,桑叶已熟

    要怎么告诉你
    这夜,这信江
    黑暗中的白浪
    雅尼的《夜莺》中
    你钟爱的优美、平静
    以及回乡

    当初的水离我已远
    一只勺子周而复始
    少女时候的你走上深夜的
    楼梯,无法回头
    最后的九月
    在这晚汗流浃背

  • 九月的风 - [歌乐行之]2008-09-23

    九月的风

    开始逐渐熟悉
    城市的灯火通明
    混沌之火中
    你我的脸色苍白
    被阅读的色彩
    中秋之后很久也无法褪去
    一片天空被孔明灯
    晃得耀眼

    这时候河面依然平静
    诡异的涟漪黑暗中
    显得如此神秘
    你年幼时候的恐惧
    现在也占据着你的心
    如同管道、阀门和封闭空间
    成为你无法碰触的时光之刃

    九月底的风
    难道不让人想起许多事吗
    离开?探险?新鲜?
    或许,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你已经悄然度过了
    两个九月的河流与风
    也就只是在这个时候
    你偶尔会阴郁的心
    变得更加阴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