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子座 - [歌乐行之]2009-07-08

    双子座
    ­
    更多时候,我宁可这样沉默
    不再说,那些让你开心或者伤心
    相守或者别离的话语
    云朵在天空上
    当早晨六点
    逆着河流跑动
    我不是每时每刻都会想起你
    但是当我孤单、无助
    或者伤痛的时候
    你总是会自然出现
    ­
    别说感谢我
    在陪伴你的那个时刻
    我同样安慰着自己未泯灭的心
    你的美丽、微笑和执着
    在某些你完全都无法知道的瞬间
    慰藉着我,和很多同样爱恋过你
    年少的孩子
    叫我们孩子吧,但请别说我们不明白
    ­
    危险的总最美丽
    虽然这件事情你永远不会承认
    无论我如何描述这个事实,譬如
    当我们谈到你,是多么的欣赏、羡慕
    和渴望,这条冷艳的蝎子
    当月色的第一抹光照耀着你
    危险的身体和灵魂
    ­
    你在我身后认真的呼吸
    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我
    一件我们应该把握的事情
    该如何去对待
    譬如蜥蜴的食物
    清洁以及其他
    譬如星星的光在远方
    我们该如何启程
    ­
    这些都远了
    你也许会如是说
    但我无法忘记
    那个夕阳照耀着我们的傍晚
    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
    你的微笑、洒脱,和善良
    已经在我心中
    积郁着很久以后的表达
    ­
    而今天,我找到你,
    知道你的幸福和倔强
    很多情绪纠缠着我 
    但我无法言说
    爱情太远,我毫无保留的祈愿
    有些时候你会想起我,记得我
    在最难过的时候你找到我
    ­
    就像游子多年返回故乡
    一口气喝下十年陈酿
  • 不完整的表达
            ——写在毕业三年

    都是无法抗拒的
    三年,或者你记忆中的某一天
    梦和梦想还远
    爱和爱情也远
    把音乐关小声些吧
    让我们再聊一次
    偶尔,你走到深夜的阳台
    推拉门的声音我还记得起

    该怎样回忆,那些日子
    香味是泡面蔓延出来的
    声音是游戏散发出来的
    故事是经历堆积出来的
    笑声,是从心里流露出来的
    比如,一些翻栏杆卡住的人
    比如,一些欧冠之夜摔倒的人

    那条路很早就昭示
    沙坪坝已远
    也很早就昭示
    两路只要两元
    可是,穷尽一生,我们终究无法抵达
    安静下来,别想太多
    我们,兄弟
    没有小炒之花那样的记忆力
    如同没有剑圣那样彪悍的力气
    我们,兄弟
    好好生活,淡淡过去

    三年,这个词,我相信
    这些日子时刻萦绕着你我
    让我们一起走进这部回忆的胶片
    如同第一次走进大峡谷
    第一次走进工业园区
    第一次走上舞台
    第一次在操场听见女孩子的哭泣
    第一次恋爱,爱人,被爱,离开
    如同那一次看到农业园区远处的茶楼
    美到你看到,却到不了

    十二条路吧,走得多好
    当我们在和喜高声歌唱
    幽蓝色的天空那样明亮
    远方的十二颗星闪烁
    像十二个不同的季候
    风从各个方向吹来
    烈酒火焰般灼烧着我们
    残存的勇气
    远方的路仍旧未知
    但我们早已启程,各奔前程

    如今,别再说我们年轻
    泪水比黄金珍贵
    他们比我们珍贵
    坚持比选择珍贵
    我们,兄弟
    列车空空,过客已远
    我们,兄弟
    只是,不要放弃
    穿上你青色的衣裳
    风还在吹,你还要追

  • 把他送给你

    这个早上六点
    起床,洗漱,换好衣服
    在一条你可能永远也
    无法知道名字的河流旁边
    伸展年轻的身体
    然后想象六个月之后的故事
    一些火焰被冷水扑灭

    这个中午十二点
    饮酒,谈笑
    送一位长辈远行
    麻木和激动同时困扰着我
    麻木和激动的胃和口腔
    路太远
    我来不及看

    这个晚上七点多
    我遇到你
    和你谈话,坦白
    这个时候我觉得我是
    真实得一无是处的自己
    但我觉得富足
    这条路坑坑洼洼走来
    我依旧有勇气回头

    这三年,还是这么说
    三年,请别问太多
    我思念过你
    同样也许有某个人
    思念过某个人
    我们都无法确认
    真相本来就不存在
    相信我,和你自己
    即便从来都不曾见过

    这三年,依旧是这三年
    一些隐喻从长江上游传来
    七月已至
    风起时候,浪花泛白
    别尝试做个水上人
    你无法预知的危险
    就在你接近的那个时分

  • 小暑以前 - [歌乐行之]2009-07-06

    小暑以前

    该怎么说呢,没错
    我喜欢了你
    这阵风很轻
    从浔阳到浮梁
    一条水路和这些时光一样
    或许很短
    比如昨日见面今日再见
    或许很长
    白瓷上勾勒出你微笑的釉彩
    一杯清茶让我遥想你零九年的短发

    地图上
    你和我只有一笔之遥
    一些巧合左右着我
    在这个夜晚
    同样的空气包裹着我们
    只是我无法想象
    你在哪里
    是否也推开窗看看
    月渐圆

    景色多美啊我们
    生活的前方有海
    有山,有风和篝火
    你闪亮的瞳孔
    在若干年后
    会倒影出一些已经模糊地影子吗
    卡片的记忆会老去
    脑海的记忆会老去
    我们都会老去
    即便你记得,我记得
    我们也无法互相知道吧

    最后的最后
    我们都还是该感激
    命运的交叉线像夜一般黑
    最后的人生会被勾画成
    一个怎样的形状
    走也罢,漂也罢
    一些故事早已写好结局
    发黄的扉页里
    很多字句
    就让我们渐渐
    忘记,忘记

     

  • 爱四季的人们

    迎面而来的人们
    都是爱四季的人
    这样的强大抒情
    适合我们所有人
    适合一边唱歌
    一边捉迷藏的人
    适合躲在树丛后面的人
    适合在某个莫名站台看看天
    然后一猛子扎进去的人

    一节铁轨像你们全部的爱人
    渐渐被荒草湮没
    二十四年了
    欺骗我的都是亲人
    热爱我的都是陌生人
    这铁轨的尽头你已遗忘
    它通向终点,那曾经
    是你的答案
    然而我同样赞美你们
    你们,在路上的人

    夕阳也曾经照着你们的窗户
    像流年从你们顶端流撒下来
    季候的荣光曾经
    照耀过你们,酒醉的身体
    并且喷出过一口气
    笼罩住你们所有人的眼睛
    然后,这个冬天,你们说
    很冷,越来越深入,棉花
    的核心,你们享有过季候
    的荣光,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