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望沙滩 - [如是。云云。]2008-10-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ingzhounanxi-logs/30240373.html

    音乐故事:守望沙滩

         这个冬天,她还是走完了以前想走过的纬度,走在机场通道,突然有种疲惫从灵魂深处蔓延开,厚厚的衣服包裹着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或许,累了就该,休息一会儿。
         她还是伸手招了辆车,把旅游手册上那个地点指给司机,司机明白以后她不禁哑然失笑,她就是这样走过了这么多国家,这么多城市,虽然现在语言能力已经足够她说出更多,但她依旧习惯这种最初选择的交流方式。走完了世界一个圆,今天,回到原点。挪威的冬天,寒冷到无以复加,她把白色的羽绒服和白色的围巾紧了紧,手揣进口袋,开着暖气的汽车,行驶在空洞并且苍白的街道,她在心里对他说:这是我能为你走到的,最北的地方了。
         两天后她到达了诺尔辰角,冬天的巴伦支海似乎也僵硬的懒得动动手脚,她买到了当地的风景明信片,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张明信片了,但这次,一定是最后一次,她心里暗暗的说。填好永远无法抵达的地址,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她突然觉得她从未出走过,也从未想走出去过,甚至连最后停留的地方,也是曾和他约好的:我们能走到的,最北最寒冷的海边。她做到了,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向北走。而他呢?他在哪里?还是在南方吧,在那个温暖潮湿、粉墙黛瓦的南方,只有那种环境才可以看清他苍白的脸,苍白的手指和唇。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是多久以前的那个冬天,在那个江南小镇的初初相遇,她学会了这首词,他的声音和江南物候一样温暖湿润,让人迷失。他讲了这个她从未听过的“赌书泼茶”的典故,讲了很多很多这样的温暖故事,她的心在那个冬天惊蛰复苏,她笑着说这些故事好美,他也笑,说这全都是死亡之后的美。那一刻她的心莫名抽痛,她相信命运,相信有些时候,一语成谶。
         他说他被南方宠坏了,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到自己能走到的,最北最寒冷的海边。因为在那里,他可以真切感觉生命力带给自己的温暖,最真实的温暖。她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说好啊,一起去。他笑笑说你怎么这么喜欢白色,全身都是白色,多像未亡人啊,呵呵。她一惊,险些落泪。
         诺尔辰角是没有沙滩的,她坐在很高很高的礁石上,海风把她的白色围巾吹起来,她用小刀在坚硬的石头上刻下守望沙滩四个字,这个世界总有有些人,固执于一件事情,总有些东西,始终挥之不去。她把他和自己的名字刻在一起,像完成了一件巨大工程一样,长时间喘息着。
         她开始翻看手中的图册,把自己走过的地方一个一个圈起来,这么长的时间,她从没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行程,一直到这里,她才发觉,自己在北半球,一格一格的越过地图上的纬度线,像开春的候鸟一样,只是她这一只,选择单飞。
         海风越来越大了,黑暗的大海撞击出雪白的浪花,这种自然的本源力量让她无所适从,一些她所无法认知的飞鸟,聚集在一起回巢。她突然有点明白他说过的话:只有在这里,才能真切感觉生命力带给自己的温暖,最真实的温暖。而除此之外,似乎都可以放下。她站了很久很久,眼泪被风吹干了很久很久,然后换上了一条橘色的围巾,走下了礁石。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灵儿 2008-10-14

    评论

  • 除了写得比我好多了之外,怎么这么像我写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