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最后一句我是两个意思:一个是说即使有再多的记忆再多的情感,终究有结束收起的一天,不论时间多长,道路多弯曲,另一个是纪念某一次和某人到南昌第一家打包炒粉回家的事情...呵呵,很难看懂。
  • 嗯,我也喜欢那一段。
    就是觉得最后一句怎么这么奇怪。
  • 很多话大概只有很久以后回头再看才发觉原来是那么深的记忆,我喜欢自己这句:极具煽动性的故事 和你长长的睫毛 轻轻传来
  • 还是看不懂你写得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