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还留着的02到04年写的一些东西,虽是粗鄙,仍是纪念!(二) - [歌乐行之]2008-03-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ingzhounanxi-logs/16420152.html

    到哪里去

    你问我要到哪里去?
    并且满天星辰
    并且落英缤纷
    山中的溪水平静的流着
    有诗人在吟:听一夜海哭
    于是你就流下泪水
    将柔和的月光酿成清波
    清波啊清波
    始终荡漾在那条美丽的小河
    只是那些繁华的村庄呢?
    那些茂盛的田野呢?
    它们带走了我的春天
    我的秋天
    带走了我一生中所有的眷恋
    到哪里去啊?
    我要到哪里去?
    那些路过的人都在甜蜜的微笑
    都像浪花一样带着纯洁的理想
    一路奔流
    风依然不肯停息
    就像我依然不肯回头
    可到哪里去呢?
    我要到哪里去?
    就算落花之于土壤
    就算泪水之于脸庞
    2003年10月23日

     

    伸出手来

    站在秋风背后
    我看见雨水往下落着
    就这样一直一直的下落啊!
    上演那出水滴石穿的神话
    而我 是否可以一直一直等待呢?
    去想象灰尘被雨水带回地面的心情
    痛苦的,抑或满足
    然后去怀念北国的那个车站
    在雪天雪地里等待母亲的呼唤
    还是有个声音不断的侵蚀我啊
    像多年之前的那场爱情
    它高声的喊:伸出手来吧伸出手来吧
    伸出手来  男左女右
    把左手伸向广博的天空
    那个叫岁月的东西就风一样流动
    让我疼痛  让我从容
    最后一只候鸟离开的时候
    有眼泪流了下来
    我深爱着的那个美丽女孩
    拉着我冰凉的双手关切的说到:
    人人都向往温暖啊!谁会陪你度过严寒?
    2004年8月

     

    最后的梦 
    ---让我在你的梦里醒来,让我在你的梦里死去

    梦在花还没有开放的时候就开始了
    我却始终迷醉,一卧千年
    梦也千年啊!和你洁白的羽翼一样
    不再舞蹈,不再歌唱
    你说:你忘了我们一起奔跑的湖畔
    你说:你忘了我们一起歌唱的夜晚
    而爱情,在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就结束了
    来其何速啊雪月花;去其何疾啊雪月花
    你在爱我的山岗做最后的歌唱
    满月柔和
    即将降下山岗
    我在月光的寒冷中醒来
    才发现你已远逝
    在那片寒风呼啸的北方原野
    楚楚而立,衣裙漫飞
    昨日不再了,不再有明月在天上;
    天上满天星斗
    你轻轻的落泪映下满天的星光
    她们祝你幸福
    她们祝你快乐
    你就这样满足的消逝
    挥舞着纯白的翅膀
    每一下,都牵动我的心脏
    我试着用手去捕捉却只捉到风,从我指间掠过
    前路漫长啊!而你还记得“朝圣者之沙漠”的故事吗?
    而你还记得“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的承诺吗?
    我看着你从天空掠过
    我听着你淡淡的说:
    让忧伤的继续忧伤
    让快乐的继续快乐
    那好
    就让忧伤的忧伤
    就让快乐的快乐
    只是,难道你已忘记
    你真的可以忘记:
    我是在你的梦中醒来
    我是在你的梦中死去
    2004年9月18日

    武汉女孩

    整个夏天的风到了汉口就停止了
    一切,平静得像儿时的梦想
    她再也不会说我们去江边吹吹风吧!
    就像天使在耳边温柔的在耳边倾诉:孩子,睡吧!
    那片墙壁上蔚蓝的大海开始干枯脱落
    象征着或许多少年后的时光流动
    树是不可信的,就像你是会走的
    风是悲伤的,因为你是飘忽不定的
    几个世纪以前
    你还在轻柔的摸着我脸颊的划痕
    并告诉我关于生命,关于信仰
    几个世纪以前
    你还用轻声的叹息安慰着我
    你还在说你要坚持你要坚定
    恍如一梦啊!在时光的河流里
    甚至没有了一丝涟漪
    而我只想知道在你心里
    风真的曾经吹过吗?
    雨真的曾经下过吗?
    你,真的曾经爱过吗?
    沉默无语
    你的静穆就像一尊女神
    不再开口,不再微笑
    而江水可以作证啊!
    那一望无垠的油菜花地里
    还来回荡漾着你的笑声
    那笑声杳无声息的穿透我的生命
    穿透我所有的曾经
    你也不会再奔跑了吧?
    不会再趴在天桥上看车来车往,人聚人散
    不会再久久的凝望着我的双眼
    淡淡的向我倾诉关于你的过往
    关于你的理想
    并不时轻轻的说
    你知道吗?
    我是这样的,深深的爱着你
    2004年9月24日

    有酒便醉
    自宜春探挚友于浩归

    酒有老友陪伴
    一下子就有了醉意了
    然后的事情
    是一群人的孤单狂欢
    那座夜色里的城楼
    因为喧嚣的灯影而没了一丝古意
    我想去秦淮河里走走
    乘一艘破船
    狂歌一曲,吐我胸臆
    要有杂草丛生,虫乱飞
    要有酒,和诗而下
    要迷蒙中感到怯意
    要醉
    醉了就想得到那座苍劲蒙尘的千年古镇
    想到老大,永旺和永不离弃的耗子
    那生涩的椒盐花生和一瓶瓶红星二锅头
    重庆便有了眼泪
    一滴清丽如诗成了长江
    一滴因我们而浑浊,便是嘉陵
    “大军出行车千乘,载燕南赵北,剑客奇才”
    醉了,我便成了剑客
    在黑暗里,奋勇狂奔
    耗子和我,都在狂奔
    想象一块石头让我流血
    血是燃着的凤凰
    前头引路!
    2006年6月13日

    如果没有你,如果没有过去

    你和阳光一起,鲜花一起,河流一起,火焰一起
    风一样拥进我荒芜的早年
    在黑暗的海底,是你
    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舞会
    精灵在你的长发上跳跃
    你在精灵的翅膀上
    你说你就是你,你就是海,幽深处一样的从容自在
    我把月光披在你身上
    你还我海水,藏进我掌心
    冬天似乎就这样过去了
    半是痛苦,半是痛快
    而南方,今夜
    我象温暖的风一样穿梭在被你遗弃的平原
    一季过去
    那个夜晚也随之过去
    忘记了所有的眼神和召唤
    如同我不断尝试的,忘记你
    我把岁月挂在了那海的发梢
    却忘了将你带走
    我把最后一滴泪狠狠的摔在了花和树之间
    该爱你的早已爱你
    该离去的早已离去
    这里是南方,
    一个被你遗弃的城市
    这里的黑夜如同你的长发
    风像你温柔的手拂过脸颊
    所以我笑了
    在早已没有你的这里我开始,回到过去……
    2006年9月


    写给爱情
     (同题诗:月光下的你)


    那一年
    我们赤足奔跑在水草地上
    看那些候鸟被惊起
    然后拾起一支美丽的鸟羽
    你说:花很艰难
     候鸟也是
     爱情也是
    于是我们沾湿了双手
    将鸟羽梳理得很平滑
    平滑得我们不忍心将她藏在树下
    然后你流泪了
    你对她说:
    爱会回来,因为我会等待


    之后的岁月里
    我常去看那支鸟羽
    她依然像一个稻草人
    承受着一切
    她沉默在风中的样子很美
    可你却并没去过
    你告诉我:
    幸福的正在幸福
    痛苦的
    正在痛苦


    只是一朵浪花
    不经意的撞在你的桨下
    绽的可爱  你很明白
    美丽的浪花和美丽的泪水一样
    只有心伤  才会爱上

    十月的夜晚
    连月光都在悲哀
    而当火车缓缓离开站台
    你便开始守望大海
    那支鸟羽(我们后来都没在见到)
    便成了你诗中的爱情
    便成了你诗中的稻草人
    那颗被风吹去的心
    2003年4月16日


    故乡

    这是很旧的故事了
    用一支细竹
    一枚钉
    一张纸
    便可以做成一架随风旋转的
    纸风车
    随风旋转
    便可以告诉你一生的离合悲欢
    随风旋转
    便是故乡最最柔软的呼唤
    你信吗?九月问我
    秋天阳光明媚
    蜻蜓在我们上空
    漫天飞舞
    我知道
    九月是美的,美得让人心醉
    就象这口池塘
    就象这片草地
    就象这架被九月擎在手中
    随风旋转的
    纸风车
    我便问
    九月,那你的一生呢?
    你的一生又会是怎样?
    那双美丽的眸子便黯淡下来
    那个下午,便再没有了声音
    后来,九月披上了嫁衣
    后来,我终于离开了
    祖祖辈辈都想离开的土地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
    忙乱
    便也忘了池塘
    忘了草地
    忘了那片阳光
    忘了纸风车
    和九月
    只是一到秋天
    心口便隐隐作痛
    阳光直射胸膛,酿成内伤
    其实,我并不是不明白
    纸风车啊纸风车
    早已成了我心中唯一的弱点
    早已成了我心中唯一的牵念
    2003年6月


    给秋天

    你向着柳枝深处走去
    漫天灯火
    不是为你
    你却想起
    那些日子
    月光美丽
    湖水开始在你眼中泛滥
    那幽幽的一晚
    仿佛一生所有的遭遇
    仿佛一生所有的悲欢
    浪花击桨
    桨上的红飘带却随风远逝
    成了雨的流苏,成了雨的祝福
    两个秋天以后
    雨便失去了桂花的香气
    或是无谓的来,无谓的去
    或是为了自己的失去
    或是为了自己的哀曲
    你有何尝不是这样呢?
    你终于烧掉那些忧伤的诗
    终于开始轻轻的说:
    那时的她偎着你
    那时的她爱着你
    2003年9月


    车行安康

    夜色玩命一样
    紧紧附在窗子上
    ——不依不饶,像所有倔强的孩子
    窗外    却仍有一阵阵的白
    试图表现些什么,譬如色彩譬如
    高深
    可飘洒的雨丝放肆着
    远处的灯光放肆着
    车厢里归乡的兄弟姐妹们放肆着
    毫不理会
    有好多人渐渐睡去了
    旅途单调啊!
    谁也不再去想焦急的母亲和可口的饭菜
    谁也不再去想久别的朋友和情人
    1646,空调不够温暖
    这个天黑雨急的夜
    是多么适合做个美梦啊
    “安康到了”
    没有谁在意列车员疲惫的声音
    只是因为
    车门打开时涌进的一阵寒风
    所有的人都惊醒了
    骂骂咧咧的翻了个身
    继续靠梦境取暖
    那寒冷持续了好久啊
    终于有一对夫妻上来
    行李沉重,却一脸的兴奋
    女人怀中的婴孩睡的甜蜜安详
    所有醒着的和睡着的人们
    都收到了他们的微笑和歉意
    门也终于关上了
    旅夜孤独
    而安康终于让我温暖起来
    2003年1月14日


    冬天,有什么可以温暖我

    冬天,有什么可以温暖我
    一如那些烦躁的炉火
    温暖空气    那些
    温暖的空气
    温暖皮肤
    有什么可以温暖我
    那些山谷空寂而冰凉
    那些河水从此不再流淌
    关于生命的承诺
    我从来都不曾有过
    所有的念头
    只是我一生的过错
    只是我一生的因果
    冬天,有什么可以温暖我
    我想起一万年前那美丽的聚合
    一万道霞光和一万颗星辰的
    完美聚合
    我的温暖
    便是那万朵雪花
    万朵雪花的翩翩舞落
    我的温暖
    便是那一万朵雪花下
    你的独舞
    你的祝福
    而现在
    一切仍是迷茫
    所有的前程所有的锦绣
    我已不再去想
    冬天,有什么可以温暖我
    其实
    你只需告诉我
    看外边雪花舞的多好
    看外边雪花舞的婀娜
    看那些冬天
    不过是首
    你我早已忘却的歌
    2003年10月11日


    在秋天飞

    秋天的野草在窗外招摇
    田原辽阔
    我看见水鸟的翅翼
    带着所有的秋露
    有远而近
    悄悄    血液的暗流
    任由那只充满花香的手
    主宰以前
    主宰以后
    来去于我
    并非真正的目的
    这片天地之间
    除了青蒿
    就只剩下变幻流动的云了
    而那些关于秋天的想法
    一如夜幕
    凄凉背后的凄凉
    开始漫步了
    为今夜所有的雨水
    为今夜所有的心情
    所有的灯都暗了下去
    而我依然不敢入睡
    因我的梦
    在这个秋天里
    总使我想起
    远走高飞
    2003年10月12日

     

    车行安康(二)

    冬天一夜之间就被我抛在身后了
    凌晨三点
    和安康一样的夜色
    和那无数个一样的夜色中
    被酒点燃的身体
    被哭泣声划破的青春
    灯光象往事一样
    阵阵扑来
    却又象岁月一样
    更加急速的离开
    我试着伸出手去
    原来风已在昨天停下
    和我的爱情一起
    停下
    我依然在这列火车上
    驶离冬天
    所有的站台我们都不停驻
    一路狂笑
    一往直前
    2004年2月15日凌晨3点35于车上


    梦,火,我的南方

    南方
    我象温暖的风一样
    穿梭在这夜间辽阔的平原
    忘记所有的眼神和召唤
    幸福着
    是谁点燃了秋天原野里的枯草
    让我冷不禁打了个寒战
    如果不是稻草缚住了我
    我必然会和蝴蝶一起
    在火之上空飞舞
    而所有的河水在这样一场大火中
    转瞬即逝
    我徒步在干枯的河床
    见到这个世界
    净无纤尘,水草丛生
    也就终于找到了泪水的理由
    就象这个夜里找到了沉睡的理由
    而这样的梦里
    必然白浪滔天
    2004年2月15日凌晨


    想念,三千里

    我又开始想念你了

    就在这座城市
    一个我仍然不太熟悉的角落
    然后和风一起
    慢慢变成灰色
    溶入你时有时无的想象
    溶入你时断时续的灯光
    都市繁华
    但我依然站在这儿
    仰望星空
    仰望这片盖住我们的阴谋
    就像你那些时候
    痴痴的望着窗外
    却依旧冲不出你的窗口
    我早已不能再等待了
    你知道吗?月
    后来的日子
    夜夜有人在梦里叫我回来
    回来
    那么多的夜啊
    黑色盖住了我眼
    只有绿色在召唤  白色在召唤  她们在召唤我
    于是我还没有开始战斗
    便已屈服于她的执着
    月,你原谅我
    就像桥原谅那条河
    三千里外
    水草丰茂,羊群惹眼
    我便是要走了
    那里有太多太多的绿色
    和白色一同
    让我着魔
    我像孩子一样
    在那儿尽情挥舞
    笨拙的或是幸福着
    我依旧会想你啊

    只是你的幸福与我无关
    你的生活
    它是你的生活
    我在三千里外放牧
    和收割
    三千里
    那儿有我的女人和酒
    那儿有我的鞭子和快乐
    2004年2月19日


    手,告诉我

    手,你告诉我
    那些死去的和光荣的意义
    你告诉我曾经
    发生的和现在
    我所做的,
    手你告诉我
    那条充满鲜花的坦途
    和你让我走过的
    手,你告诉我
    你为什么逃避光亮
    挽住黑暗
    你成为夜的女儿
    手你告诉我
    那些繁华和喧闹
    在你投入河水的那一刻
    在残花落叶消亡的那一刻

    手,你告诉我
    你为什么牵住我
    我有我的方向
    你却不让我
    和我一起舞蹈
    你让我学会
    憎恨,耻和忍受
    你让我痛苦
    但却信仰

    手,你告诉我
    天边的云霞还没有散尽
    晚风已经开始吹了
    你告诉我,快告诉我
    别让我在夜里迷醉

    手,你告诉我
    那些事与你有什么相干
    你说的世界与你有什么相干
    毫不相干,毫不相干
    那你告诉我
    你为了什么
    2004年5月10日


    和爱一样

    我的天空在你的梦中开始飞舞
    而你流下泪
    你说:过去的已然过去
    清楚的记得那一年
    我在你的梦境中走向一个温暖的冬季
    雪片像你的翅膀一样覆盖着我
    清澈洁白
    在一个个黑暗冰冷的夜晚
    你在街角和我胸前划下十字
    你让我轻声吟唱:
    那一年,我们还年轻
    总以为未来,里我们还很远。
    你踮起脚尖走在废弃的铁轨上
    并小心翼翼的让我接住你
    那时的天空是那样的高远
    和我们的梦一样
    因为遥远而清澈
    因为遥远而轻松
    而回忆仅只是回忆
    今夜,我仰望星空
    一如以往的那个个夏夜
    群星在空中浮动
    最闪亮的那一颗
    我爱
    从清空中游来
    缠着我的肩膀
    说要和我一起飞翔
    如今你已走远
    如那星子的远
    远的让我再看不见
    漫天烟火落下的时候
    我似乎还想再对你说句:
    我已习惯在夜里飞
    我已习惯
    在梦里沉醉
    2004年12月25日


    过客

    故事从一次误会开始
    以一个微笑结束
    就像一次天使的眨眼
    时光已变……
    都是过客
    而于千万人中擦肩而过的你我
    却未曾沉默
    你的发像微风  在林间柔柔的舞
    缕缕的香  沁人的胸膛
    暖暖的笑  除了这城市的阴霾
    望那窗外的雪迹
    痕痕的纯白
    你笑的时候
    影在地上便开始荡漾
    你醒的时候
    鱼在水中便开始徜徉
    而如今你仍是一味的飞呀
    从不停息
    那远的地方才有你的理想
    朋友都醉了,流泪了
    陪我一同流泪
    说你是我的过客
    说我是你的过客
    这时的我们和你在时一样
    在冬天的城市里席地而坐
    举杯望向漆黑的夜幕
    还记得你说
    心欲一醉  于是我便陪你狂饮千杯
    还记得你说
    有些累了  于是一起高唱青春无悔
    你说你不会落泪
    若有泪水  也是因为你已沉醉
    我笑着说
    那我做你的站台吧
    让你在我的心里沉醉
    让你在我的梦里流泪
    而今夜
    今夜我终于尝到了酒醉滋味
    今夜我终于明了你为何去飞!
    2005年3月5日


    再会了,我整个青春的最后一道伤疤

    再会了!
    我整个青春的最后一道伤疤
    虽然夕阳已染好了我的背影
    催我在忧伤之前离去
    这个冬天依旧没有下雪
    如同我依旧没有找到爱情
    清晰的记得三年前的这个时间
    风是一刹那间吹起的
    你说风起的时候,雪便会下
    雪若下了,爱情就会到来
    然后是那么漫长的等待啊
    就像你我站在两个
    相隔几万光年的星球
    望穿秋水
    终于那一天来了
    你和雪花一起飘落到我的窗前
    白衣胜雪
    你淡淡的说:
    我要走了,因为雪花来了
    然后我在你的背影之后等待
    等待你再一次的到来
    而你终究没来
    一如我始终未曾离开
    那以后的冬天再没有下过雪
    我也再没有离开那个窗台
    时间用一张陌生的面孔
    从我眼前飘去
    而我眼中,只记得你那日离去的背影
    白衣雪花,漫天飞舞
    我祈盼着风再一次吹起
    她经过我也经过你
    我祈盼爱情再一次来临
    她牵上我也牵上你
    岁月无情
    她将我眼中的你
    一点一点
    一点一点扫去
    她让我去寻这外边的世界
    纷繁美丽
    那张白雪纷飞的照片终于来了
    她说爱情停止于我,开始于你
    我最后一笑
    这整个青春的最后一道伤疤
    让你复活,让我死去。


    何处乡关

    你说你要走了
    如同你来一样,突然之间就没了悲伤
    记得两年以前,我们都还年轻
    黑暗的河流上你枕风而来
    那一夜,花正盛开
    迎风摇曳,如同对你的期待
    然后你抖落裙裾上的尘土
    如同抖落花瓣上的露
    花也美丽,人也美丽
    我一直都想问的,想问你:
    是不是由于北国的风太过严寒,
    你才拥有一身慵懒的温暖?
    又或是离家的路太远太黑暗
    你便不断徘徊,在此岸和彼岸?
    然而你总是微笑不语
    你说你要走了,你说你要离开
    那就离开吧,笑笑的离开。
    恩。或许我们还可以喝上一杯
    以满天星辰下酒,以明月为杯
    从今以后,你便是远方
    而远方的天空,星子总是暗暗的闪:何处乡关?
    我要问你啊何处乡关?
    当年华如利刃一样穿透你我掌心,何处乡关?
    当恐惧和悲伤如潮水袭来,将你重伤,何处乡关?
    当你终于老去,在苹果花的壁炉旁捧着诗歌打盹,
    何处乡关?
    你只是默默的收起你的翅膀和悲伤,淡淡的笑:
    你说你要走了
    你说你不明白的事情还太多太多
    你说但请别问你飞来飞去是为了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