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祭于宙 - [歌乐行之]2008-10-25

    花祭于宙

    一整个夏天
    这种叙事在寒冷的夜晚
    显得这样不合时宜
    切·格瓦拉的头像闪烁
    不需要知道这代表什么
    他闪烁的眼神和卷曲的头发
    在丛林的夜色中飞扬、

    后来的事情变得何其简单
    你和我在深夜
    交换彼此的音乐
    很多年后
    或许我会想起那个夜晚
    无关于你,或者爱情
    只代表某个夜晚的
    少年情事

    山谷里的居民
    音乐嘎然而止
    我认识你是在何时呢
    当十月已去
    月光同时披撒在你我身上
    我和你谈话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贯穿我们的心
    夜色和香水一样
    深隐进你白皙的肌肤

  • 霜降 - [歌乐行之]2008-10-23

    霜降

    巷子终究会老去的
    这天以后
    玻璃瓶中葡萄凝露
    青色橘子从
    童年的隐秘中来
    粉笔线在地上
    一格格规划这个冬天

    你爱的姑娘和柿子
    齐齐隐伏在枝桠间
    那些饱满和期待
    是你能够到的
    高度,在树下的石桌
    这天以后
    逐渐斑驳

    从梅园开始
    一条道路通往河流
    北方的风来自冰原
    这天以后
    你会明白
    爱情从不眷顾你我
    但,请不要说

  • 看电影:《莫扎特传》

    从一声怪笑开始
    黑白琴键潮水般
    涌入你久违的彼岸
    迷糊不堪的呓语
    从苍白的指间溢出
    神偏爱世人

    三角铁的声音那样清脆
    儿时的苹果在地下
    和成长的旋律一样
    朗朗上口
    某种酸甜固守着牙齿
    等着同时老去

    卷曲的头发如弦
    群山间引风为歌
    你的双脚走在冬天的路上
    暗青色的光芒裹挟着
    天渐凉
    琴板上的一杯红酒
    此时从远处
    映照着你的脸庞

  • 你不在 - [歌乐行之]2008-10-21

    你不在

    木头房子里
    你的手势无法完成
    一场宏大的叙事
    巴赫的《平均律》在耳畔
    纯粹如水,落木无边
    关于音乐的讨论
    遍及南北山河

    地铁穿过隧道
    一扇门从你瞳孔深处开始
    向外张开
    长焦镜缓缓移位
    这种语汇在你身上
    出现多次
    光影造就的残缺

    拂去发际的落英吧
    当你安静坐着
    看朋友热烈的表达
    现实和虚幻在某一时刻
    嘎然而止
    你的疲惫在同一时间
    变得真实

    归途太远
    你十八岁的阳台已写满
    长青藤的故事
    冰冷的栏杆曾
    在某个深夜安慰过
    你寂寥而热烈的心
    而此刻,你已睡熟

  • 音乐故事:守望沙滩

         这个冬天,她还是走完了以前想走过的纬度,走在机场通道,突然有种疲惫从灵魂深处蔓延开,厚厚的衣服包裹着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或许,累了就该,休息一会儿。
         她还是伸手招了辆车,把旅游手册上那个地点指给司机,司机明白以后她不禁哑然失笑,她就是这样走过了这么多国家,这么多城市,虽然现在语言能力已经足够她说出更多,但她依旧习惯这种最初选择的交流方式。走完了世...